第196章 登山(1 / 2)

青锋传 刀锋冷 3746 字 10天前

白雪皑皑,高耸入云,白雾缭绕,令人望之生畏。

这便是川西的大雪山。

这是董昭第一次见到雪山,他此前在钟离观听彭渐说过,世上有终年不化雪的大山,其高远甚于天下名山,雄伟无比。山下郁郁葱葱,清凉无比,而山顶冰寒刺骨,终年覆雪,实为世间奇观!

“到了。”

宣麟喊了一声,伊宁将董昭扶住,下马车时将他背在了后背。两人抬眼一望,眼前是一个夹在大山缝隙里的小村落,方圆不过十余里。村落正中,有一条小河穿过。村落周围,有一片大缓坡,坡上青碧秀丽,长满了野草,无数牛羊在草地上吃着草,徘徊着。而坡下村落里边只有寥寥几十户藏民,他们有的住着低矮的碉房,有的住着毡帐,藏民们穿着祖传的长袖筒藏袍,三三两两在村落里走着,有的骑马赶羊,有的在青稞地里忙碌。一切显得宁静又美好,这里简直是世外桃源。

“我去给你们找一个碉房。”宣麟说着就朝那边走了过去。

随着青城派弟子的进入,藏民们纷纷朝他们走了过来,双方是认识的。因为青城山本就距此不远,而青城派炼丹往往需要药材,经常有弟子前来这个村子收购草药奇珍,藏民们也很好相处,双方就这么用粮食钱币换药材矿石,已经很多年了。

董昭正看时,那宣麟已经跟藏民们说起来话,藏民中间有个皮肤黝黑,满脸褶皱的老者,看样子是村落中的村长之类的人物,宣麟笑着说出了一番话,指了指这边的伊宁二人,那老人看了看,点了点头,似乎是答应了下来。

随后宣麟走回来,帮他们将马车带了过去,那个老者见了伊宁点点头,伊宁也朝着村民们一拱手,说道:“打搅了。”

老者点点头,随后伸出右手,做了个请的姿势,这是要带他们去看住的地方。

走了不远,老者带着两人到了一座小碉房前,朝里边指了指,示意他们进去看,伊宁背着董昭进去看了一圈,只见这是一座简易的碉房,可能是别人剩下的,有些旧,但里头什么都算齐全,她随意看了几眼后,将董昭放在一张软榻上,朝老人点了点头。

这时,宣麟也走进了碉房,打量起里边来,开口道:“这间房子,当年我家老掌门住过的,还行吧?”

“宣照天吗?”伊宁问了出来。

“对。”

“你过来。”伊宁朝宣麟招了招手。

宣麟走来,伊宁将剩下半颗万灵丹交到了他的手里。宣麟看着那半颗万灵丹,笑了笑:“你还真是守诺。”

“还有回礼。”伊宁淡淡开口。

“什么回礼?”宣麟疑惑的一歪头。

“你转身。”

宣麟一转身,伊宁一伸手,在他后背某处一点,宣麟霎时间全身一震。

“别动……我替你……打通筋脉。”

宣麟心中一惊,随后一股寒流传入他体内,他顿感无比舒爽,而后他后背的关穴渐渐被冲开,寒流顺着筋脉一路从大椎直奔天灵,冲开了八道关穴后,停在了风府穴。

“你运气。”

宣麟开始沉下心来,运转丹田,将真气一路运至被打通的几道关穴里,一路冲到风府,他猛然发力,直接将风府穴一次性冲开,顿时他浑身舒畅,感觉有了用不完的力气。

“好了。”伊宁淡淡道。

“多谢玄女阁下。”宣麟回身一拱手,脸上洋溢着说不出的开心来,能被高人打通筋脉,这是莫大的好处。

随着青城派的人离去后,两人也就在这个碉房里住了下来。

住下来的前两天,董昭还是躺着的,解手都要人帮忙,好在藏民们有求必应,派来一个小男孩来帮他处理屎尿。而伊宁,则像个妇女一般,将碉房里里外外收拾的干干净净,顺便照顾董昭的起居。

第三天,董昭感觉可以下地了,但他双脚往地上一踩,便钻心的痛了起来,多次尝试后,还是不行,在那双丹凤眼的凝视下,他又回到了床上去了。

终于在第五天,董昭双脚下地了,他撑着伊宁给他做的手杖,缓缓出了碉房,他望着那翠绿的山坡,满山的牛羊,长长吐出了一口浊气。

而后,他吃力的盘坐下来,开始默念道源真气的口诀,可是一点作用都没有,而后,他试着默念太乙心经,也完全跟念书一般,体内毫无动静。

他望着远山,再次叹气,重新开始,到底有多难?

“吃饭了。”伊宁的声音响起,他缓缓站起,拿起手杖,撑着身子就回了碉房。

伊宁做的菜很丰盛,有青稞团子,一碟羊肉,一碗鲜鱼汤,一盘叶子菜,对于两个人来说这些完全够了。

董昭看了眼菜,拿起筷子:“师姐,这羊肉是哪来的?”

“买的。”

“鱼呢?”

“河里抓的。”

“那你一定很辛苦,师姐,来吃鱼,我知道你最喜欢吃鱼。”董昭夹着一块鱼就往伊宁碗里放。

伊宁愣了一下,他怎么知道的?但她还是默默收下。

“以后,你想吃鱼,我去抓,我水性好!”董昭无意说道。

说者无意听者有心,伊宁平静道:“没必要。”

“只要师姐你想要什么,我都会弄给你,哪怕是郭大侠,我也一定给你找回来!”董昭边吃边说道。

“管好自己!”伊宁直接夹上一大块羊肉放进了董昭碗里。

董昭笑了笑,欣然收下,放进嘴里嚼了起来,跟师姐相处,真好!

而后他又想起了白梨,不知道白梨如今怎么样了……

自从董昭能走路起,他每日就是反复打坐,练气,可是一点收获都没有,这天,他打坐打着打着,忽然想起了桐柏道人的话:打坐是没有多大意义的,武学未必是打坐顿悟的,更多的是走在路上,看在眼里,体会在心中,感悟出来的。

他恍然大悟,看向了高坡之上,那高耸入云的大雪山!

于是第二天,他选择了爬山,他想登上那雪山看看,他记得沈落英的那句诗:踏碎山巅我为峰!

说干就干,第二天董昭丢了手杖,直接奔那大雪山而去,他忍着锁骨钉遗留下的疼痛,一步一步迈上山坡,然后抬头仰望着那高耸入云的大山,长舒了一口气,他一定要爬着试试!

什么武道如山,我就爬山去看看,看那顶峰之上,究竟有什么!

他攀着岩壁,踩着裂石,一步步往上,可一个上午,也才爬了十余丈高,他失去了功力,身体早已不复当初,爬到这里,已经是他现在的极限了。

忽然,下边响起了人的喊声。

“喂!喂!”

他往下看,是一个藏族女孩,那个女孩不会说汉话,只能喂喂喂的喊着,目的当然是想让他下来。

董昭依附在山崖之上,此刻已经筋疲力尽,如何下得来?这十余丈高足以摔死人的!

很快,一大帮藏民都到了高坡上,纷纷看向了爬在高处的他,引起一阵骚动,终于,藏民们喊来了伊宁。

伊宁走到人群最中间,抬头看到爬这么高的董昭,当即秀眉一蹙,厉声道:“下来!”

董昭无奈喊道:“师姐,我没力气了,我现在下不来。”

伊宁脸色一寒,忽然一掠而起,一跃两丈多高,一脚踩住一块凸岩后复一跃,五六下就直接跳了上去,然后她一把抓住董昭的手,将他背在身上,直接就往下跳!

“啊……”底下的藏民们吓到了,这女人疯了不成?

董昭也吓到了,可伊宁并非是直接跳,而是边跳边踩着石头卸力,速度却丝毫不减,也不知她如何运的功,反正就如同观鱼赏花一般,十余丈高几下就跳了下来,背着董昭,稳稳落在了草地上。

藏民们纷纷欢呼,眼前这个女人好厉害!

回到碉房内,董昭一脸苦涩,伊宁骂了一句:“傻小子!”

董昭低头:“师姐,我只想好好练功而已,可是打坐没用,我就爬山试试……师傅她不是说过武如登山吗?”

“你想……去山顶吗?”伊宁问了出来。

“想……我想知道师傅那句‘踏碎山巅我为峰’是什么样的感觉,我想亲身体验一回。”董昭道。

伊宁想了想,随后居然点头:“好……我带你去!”

董昭瞳孔一张,他没想到师姐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但是伊宁随后又说要等他伤完全好才能去,这让董昭有点小不开心,自己的伤好的太慢了,毕竟锁骨钉伤到了骨头。

伤筋动骨,哪有那么容易好呢?何况如今的他又失去了武功……

又是几天过去,他居然可以扔开手杖走路了,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好的这么快。

风和日丽的一天,董昭坐在那高坡的草地上,一边练着气,一边看着草地上的那些牛羊吃草,山风拂过他的脸颊,让他感觉清爽无比,这山谷之中,哪怕是在这夏日也清凉的很,果然是个养伤养身子的好地方。

可是,自己真的要在此一直养伤到痊愈吗?整个西川都布满了东华会的眼线,他们到时候该怎么回去?

“噗通……”

董昭听到了声音,转过头去,看见是一只岩羊从峭壁上摔了下来,砸在底下草科里。还好这岩羊爬的不是很高,摔的也不是很重,他舒了口气。却见那岩羊站起来后,摇晃了下身子,居然蹬着蹄子继续往峭壁上攀去。

他的目光被吸引住了,他仰起头,望着那只岩羊一步一步攀登的身影,目不转睛,他想看看这只岩羊能达到什么样的高度。

“哗啦啦……”岩羊踩着的地方碎石扒拉,蹄子一滑,它也往下滑,好在这只岩羊滑下不远后稳住了身形,又开始往上。他站起身,朝着那大雪山下走了过去,岩羊越爬越高,高的只能看到一个碗大的身影了。

董昭惊呆了,这羊比昨日的他爬的还高!

“哗啦啦……”碎石子自雪山峭壁上滑下,随后岩羊身影越来越大,滑到悬崖边,它一下没稳住,直接掉了下来!

“咩……”岩羊发出惨叫,它可能也知道自己命不久矣。

董昭连忙撑起身子,朝着岩羊掉下的方向跑了过去!

幸运的是,岩羊在山崖上滚了两下后,一坠下来,正好朝着董昭的头顶落来,董昭看准时机,一扑过去,抱住那只羊,在草地上翻滚了两圈后停了下来。

“咩……”

岩羊没有死,董昭将羊从怀里放了下来,可这只羊受了伤,身上几块地方都挂了彩,有一只蹄子都瘸了,被董昭放下来后,居然伏在地上不走了。

董昭起身抬头,看见了朝他走过来的伊宁。

“你救了它?”

“是啊,我要是不救,它肯定就摔死了。”

“是吗?”伊宁语气凝重的问了一句。

“它也是一条生命啊。”董昭说道。

“救它放它……它继续爬……还会摔死。”伊宁意味深长的缓缓说了十二个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