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九章 烽火叆阳(八)(1 / 2)

杨霆看着活跃在后金军队伍中的杜度,不断测算着他的距离。在他旁边不远的地方,刚刚打完一轮炮火的五门佛朗机重炮炮口冒着青烟,迅速调转了方向。指向了杜度所在的方向。他们现在等一个合适的射击机会。

杨霆并不知道杜度的身份,但是看他活跃的样子也能猜到他至少是个将官。对于能出现这样的目标他既感到意外又感到极度惊喜。因为距离的关系,骑着马扛着大旗的杜度在他眼中比一节手指头还要小许多。他看不清对方的五官,只是能看到这个人很活跃,能将被打散的敌兵组织起来。

他心中不断默念着“再近点儿、再近点儿......”,希望能用一轮炮火就将对方打死。可是对方就好象有感知一样,始终在一里半之外不再靠近。

杨霆深吸了一口气,他知道在这么远的距离之外火炮的命中率很低,要想命中目标只能靠集群火力增大概率。但也不能保证十成十的命中。自己的四哥曾讲过在獾子沟利用两门火炮阻击后金兵的事情。但那时己方是在山上,居高临下之下火炮射程和命中率大幅提高。可现在不行,城墙再高也没有山高,要想在千军万马中击杀敌将难度可想而知。

杜度并不知道自己已被杨霆盯上了,依然活跃于战阵之中。他也深知自己这样做的危险程度有几何,可为了自己的未来只能咬牙坚持。他不信明军的火炮就是再厉害,难道还能命中不断移动的自己?再说了,这种高举战旗在战阵中激励作战的感觉实在太好了,简直让人热血沸腾欲罢不能。

杨霆看着始终不靠近的杜度,心中已经不知骂了他多少回娘。这个家伙很狡猾可又很愚蠢,就好象在洞口不断探出身挑衅猫咪的老鼠,真以为自己的佛朗机炮打不到他?那么既然如此就成全他,让他知道什么叫大明火炮的威力!

杨霆下定决心后,迅速向炮手们给出射击数据。尔后五门火炮几乎同时开火。没等硝烟散去,第二轮炮弹装填完毕又打了出去。接着是第三轮......

此时杜度还在策马奔驰,根本没料到明军的火炮会这么快打过来。因为这个时代的火炮还没有膛线,炮弹的弹道很不稳定。第一波炮弹直接在杜度头顶上很高的地方飞了过去,一直在二三百步外才落地爆炸。

剧烈的爆炸声把杜度吓了一跳,很明显明军用的是“开花弹”,目的就是要炸死自己。他也是机灵得很,见状不妙立刻拨转马头就往回跑。他要脱离对方的火炮射程。

明军后面几波的炮弹不断在杜度身后落地爆炸,吓得他头也不敢回只能打马快跑。他身边几名侍卫也不敢怠慢,紧紧围在他的身边保护着。

杜度狡猾得很,他按蛇形跑位躲避明军的炮火。他一边跑一边乐,暗道有了被明军火炮追击的经历,回营后汗祖父怎么都得夸耀自己的勇敢。以后那些叔伯和兄弟那个还敢小看自己?阿玛褚英一脉必将在自己的身上得到光荣和壮大!此时最后一轮明军炮弹打来,听着尖啸声就知道若是按照现在的跑位肯定被击中。

位于杜度左侧的一名侍卫想要提醒自己的主子已经来不及了,只能照着杜度的马腹狠狠踹上一脚。那马儿吃痛不住只能向右奔驰而去,不料那边有一堵没有完全填平的矮墙裸露在地表外。

杜度没料到会有这一幕发生,想驭马躲开的时候已经晚了,连人带马直接被矮墙绊倒。巨大的惯性让一人一马先是在空中连续翻了几个跟头,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。

与此同时,明军追命的炮弹也在几十丈外落地爆炸。那名踹杜度马腹的侍卫躲避不及当场被炸身亡,其他几名侍卫也是不同程度的受伤。

杜度感觉浑身散了架一般用不上力气,脑袋被摔得也是昏昏沉沉的。他想要呼唤侍卫,可是一张嘴却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。这时他才感到左侧肋下那一片区域不断传来钻心的剧痛。他以为那里会有伤口,可是用手一摸不仅没有摸到伤口和鲜血,反而疼的不敢动弹。

这时有两名受了轻伤的侍卫跑过来想将杜度扶起来,可是一动他就疼的大叫,告诉他们左肋下受伤了不敢动。两名侍卫幸好还懂点急救知识,急忙翻开杜度的衣甲察看伤势。结果让他们倒吸了一口凉气。